经传多赢

白云山抗生素卷入受贿案细节披露,涉案产品销量逐年下滑

白云山(600332.SH,00874.HK)旗下3家控股子公司天心制药、白云山制药总厂和敬修堂药业被国家医保局通报虚增原料药价格、虚抬药价套取资金,引发舆论持续关注。

8月10日早间,白云山公告披露,广东省已责令天心制药等三家企业以及关联的其他企业全面整改营销模式,停止相关违规操作。此外,对涉嫌违纪、违法、犯罪的人员,有关部门正在依纪依法查处。

第一财经记者调查发现,此次国家药监局通报的白云山药品注射用头孢硫脒此前也曾卷入了受贿案件当中。在限抗令政策以及一致性评价等规定之下,抗生素生产和临床使用监管日趋严格,白云山的抗生素系列相关药物陷入销量下滑,业绩低迷的境况之中。

截至8月10日收盘,白云山A股下挫3.20%,报27.53元,总市值达447.58亿元;白云山港股下挫4.12%,报19.560港元,总市值达318亿港元。

(注射用头孢硫脒,来源:白云山制药总厂官网)

过往卷入受贿案件

在此次国家医保局通报之前,白云山的涉事3家企业部分品种已在各省被陆续撤网,据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安徽、山西、贵州等多个省份已陆续对此次涉事企业的部分品种进行撤销挂网,同时对部分挂网药品价格进行调整。

综合上述省份关于涉事3家企业的撤网品种,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发现,这些品种大多属于抗感染类药物,包括此次通报的注射用头孢硫脒,还有注射用头孢呋辛钠、头孢丙烯分散片等。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关于注射用头孢硫脒的医疗系统受贿案件较多,白云山的注射用头孢硫脒药品还曾卷入一起受贿案件中。

一份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显示,法院经审理查明:2013年初,一家医药公司销售经理蔡某找到时任江西省妇保新生儿科主任谭某,希望谭某在新生儿科使用该医药公司代理的注射用头孢硫脒药品方面给予关照,并承诺按3元/支的标准回扣给谭某,谭某表示同意。后蔡某按2013年1月至次年12月期间新生儿科每月使用注射用头孢硫脒处方量计算回扣的方法,通过信封包现金的方式多次送给谭某药品回扣共计人民币40308元。

(裁判文书截图,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2015年初,因江西省妇保限制使用头孢硫脒,蔡某再次找到谭某,表示该医药公司用注射用阿莫西林钠克拉维酸钾替代了注射用头孢硫脒,希望谭某在该药使用方面继续予以关照,并承诺按2.5元/支的标准回扣给谭某,谭某表示同意。2015年1月至次年8月(共20个月),蔡某按实际每月1000元的固定标准送给谭某药品回扣共计人民币2万元。

法院文书显示,医药公司营业执照、省妇保药剂科提供的《医药公司配送部分药品情况的说明》、省妇保信息科提供的《江西省妇幼保健院新生儿科使用医药公司药品情况》证实:上述医药自2012年11月28日开始向省妇保配送注射用头孢硫脒(0.5g,白云山制药),2013年1月至2014年12月省妇保新生儿科共使用该药品16795支(有各月数量明细)。

(裁判文书截图,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最终,被告人谭某犯受贿罪,判处拘役六个月,缓刑一年(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随着医疗体制改革的深入推进,旨在挤掉药品流通环节“水份”的政策持续推出,取消药品加成、“两票制”等,而白云山的涉事3家企业仍出现了带金销售。

据国家医保局通报,经过调查,2017年至2021年5月,天心制药等3家药品生产企业为规避“两票制”政策和监管,与下游50多家药品代理商相互串通,对注射用头孢硫脒等87种药品采取用虚高价格采购原料药的方式套现,并向下游药品代理商转移资金,“涉及金额巨大,其中部分资金用于行贿医务人员或特定关系人,开展药品违规促销。”

套现的主要操作方式是,药品生产企业与药品代理商签订合作协议,在原料药采购环节增加指定的“经销商”,由“经销商”按正常价格购进原料药,提价数倍至十数倍再销售给药品生产企业。药品生产企业以“原料药涨价、生产成本高”的名义,将原料药的虚高价格进一步传导至出厂和投标挂网价格。原料药“经销商”受药品代理商实际控制,将低买高卖原料药获得的差价收入套现,转移至药品代理商,供其实施医药商业贿赂。

一位医药行业业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当初“两票制”政策的施行就是为了净化流通环节,治理药品流通领域的乱象,依法打击非法挂靠、商业贿赂、偷税漏税等违法行为,“没想到新的腐败方式又层出不穷,上演‘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把戏。”

8月10日早间,白云山发布公告通报称,目前,天心制药等三家企业已按要求在全国范围内对所涉药品进行价格整改,部分品规被停止采购。

“广东省责令天心制药等三家企业以及关联的其他企业全面整改营销模式,停止相关违规操作。此外,对涉嫌违纪、违法、犯罪的人员,有关部门正在依纪依法查处。”白云山称。

抗生素药品销售不振

“此次白云山3家子公司的违规销售行为,显示了公司长期以来在抗生素药物销售板块带来的压力。”一位医药行业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在舆论的持续发酵之下,8月10日早间,白云山对外公告称,近期,相关政府部门对白云山制药总厂、天心制药和敬修堂药业三家企业开展了药品虚高定价、套取资金的专项调查。谈及对公司的影响,白云山称,经查,2021年,以上三家企业涉及撤网产品毛利合计为人民币0.15亿元、降价产品毛利合计为人民币3.20亿元,占本公司2021年度经审计的毛利额比例分别为0.12%、2.45%;2022年1-3月,以上三家企业涉及撤网产品毛利合计为人民币0.12亿元、降价产品毛利合计为人民币1.02亿元,占本公司2022年1-3月未经审计的毛利额的比例分别为0.25%、2.13%。

从国家药监局通报的违规时间轴来看,2017年至2021年,白云山的抗生素板块营收下滑,且面临较大的销售压力。

白云山称,公司拥有从原料药到制剂的抗生素完整产业链,化学药产品包括头孢硫脒、头孢克肟、头孢丙烯系列、阿莫西林等。

头孢硫脒、头孢丙烯、头孢克肟分别是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头孢类抗菌素,属于限制使用级抗菌素,白云山是国内头孢硫脒头部供应商、头孢丙烯国内销售市占率排名靠前,头孢克肟2020年通过一致性评价。

第一财经记者发现,随着产品的迭代,白云山第一代头孢抗生素销量均呈现明显下滑(限抗令政策,国家医保目录更是对头抱硫脒附加了严格的使用条件),第三代头孢抗生素2017-2019年有提升趋势,但幅度不大,2020年受疫情影响(医院就诊量减少)销量下滑严重。

以此次国家药监局通报的注射用头孢硫脒为例,2018年、2019年和2020年,0.5g/瓶的注射用头孢硫脒,医疗机构合计实际采购量分别为2283万瓶、2005.94万瓶、973.97万瓶;1g/瓶的注射用头孢硫脒,医疗机构合计实际采购量分别为1100.73万瓶、1050.69万瓶、549.28万瓶。

早在2017年,白云山的注射用头孢硫脒生产量、销售量和期末库存分别同比减少44.71%、36.31%和72.59%,公司称主要原因为系受到2017版国家医保药品目录中有关药敏试验的要求及门诊限制输液等限抗令医药政策的影响,导致其生产量、销售量和库存减少。

2019年报显示,白云山的注射用头孢硫脒期末库存量同比增加较大,主要原因系国家继续对抗生素的使用进行严格限制,同时受《国家医保目录》新一轮调整,对头孢硫脒附加更严格的使用条件等因素影响,销售量下降,库存量增加。

白云山2020年报称,注射用头孢硫脒的生产量、销售量及期末库存量同比减少较大的原因是:国家继续对抗生素的使用进行严格限制,《国家医保目录》对头孢硫脒仍附加更严格的使用条件,加上新冠疫情期间医院就诊患者数量减少致使市场需求减少,销售量下降,同时企业控制产量,致使生产量和库存量下降。

2020年,受疫情影响,白云山的头孢系列产品营收以及毛利率双双下滑。

据白云山2020年年报显示,公司注射用头孢硫脒营收达3.83亿元,同比下滑54.49%,毛利率达2.68%,同比下滑17.68%;头孢丙烯系列营收达2.19亿元,同比下滑26.25%,毛利率达21.71%,同比下滑8.20%;头孢克肟系列营收达9.25亿元,同比下滑23.76%,毛利率达39.34%,同比下滑11.63%。

2021年,白云山的注射用头孢硫脒营收达2.14亿元,同比下滑44.21%,毛利率甚至出现-4.45%,下滑7.13%。而第三代抗生素头孢克肟系列总体产销量同比增长平衡,但根据一致性评价有关规定,该产品部分品规每批次包装量减少,且生产工艺和生产流程监管更加严格,加上市场原料供应紧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