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传多赢

佛山两农商行冲刺IPO:业务区域重叠、存贷结构相似,高管互调|IPO观察

全面注册制之后,广东有四家银行,一同站在了A股IPO的起跑线上。此时,距离广东辖区内上一家银行登陆A股资本市场已过去了近21年。

四家银行中,除了广州银行、东莞银行两家城商行,广东南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南海银行”)、广东顺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顺德银行”),均来自于广东省佛山市,一家在南海区,一家在顺德区。

招股书显示,南海银行预计融资79.62亿元,保荐机构为国泰君安;顺德银行预计融资90亿元,保荐机构为中金公司,两家银行均已排队超三年半的时间。

如果上市成功,佛山将实现上市银行的“零突破”。截至目前,还未出现同一城市拥有2家及以上的A股上市农商行。

两家农商行毗邻而居,高度集中在同一区域,也引起了市场对于两家拟上市银行未来竞争格局的担忧,对此,业内人士认为,佛山本地的金融资源比较丰富,需求也比较旺盛,适度的竞争是必要且正常的。

高管相互调动

招股书显示,南海银行的前身南海联社,2011年12月改制为股份制商业银行;顺德银行的前身是顺德农村信用合作社,2009年12月改制为农村商业银行。

与大多数农商行类似,两家银行的股权结构都十分分散,不存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根据招股书披露,截至~2022年6月底,南海银行共有法人股东54名,持股比例53.88%,10846名自然人股东,持股比例46.12%,第一大股东南海承业是佛山市南海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局下属企业;顺德银行法人股东240名,持股比例50.19%。自然人股东87696名,合计持股49.81%,第一大股东为顺德本土企业美的集团,持股比例为9.69%。

另外,本土知名企业万和集团和博意建筑设计院也为顺德银行持股5%以上的股东,博意建筑设计院是碧桂园的核心联盟企业。

就在今年的2月~3月期间,这两家农商行几乎同步“换帅”。

3月8日,顺德银行发布公告,原董事长姚真勇辞任,理由是“按照监管部门有关主要负责人任职年限回避制度要求”。

接替姚真勇的是李宜心,李宜心原为南海银行董事长。2月6日,南海银行公告称,因工作调整,李宜心辞去董事长职务,行长肖光被选举为新任董事长。

两家银行间相互调动的不仅是董事长,顺德银行的副行长陈晨华此前也曾为南海银行行长。另外,2018年11月,顺德银行前副行长周进因工作调动原因辞任,随即“空降”到了南海银行,出任副行长等职务。

在资产总额方面,2019年~2022年上半年,南海银行的资产总额从2000亿元增长至2674.73亿元,2019年~2021年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1.29%;顺德银行资产总额从3300亿元左右增长至4221.27亿元,2019年~2021年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0.69%。

相对而言,顺德银行的资产盘子要更大一些,而南海银行正在加速追赶。

鸡蛋都在这个篮子里

俗话说,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而对于这两家农商行来说,鸡蛋都在佛山这个篮子里,佛山是广东省第三大城市,下辖顺德区、南海区、禅城区、三水区和高明区,经济实力较强。

根据披露,顺德银行9成以上的企业贷款来自佛山,且贷款客户主要集中于顺德区,其在顺德区设立分支机构274家;南海银行约90%的贷款集中在南海区,228个营业网点中,南海区设有223家。

受监管政策限制,农商行要坚守“三农”和小微企业市场定位,原则上“贷款不出县、资金不出省”,业务区域监管强化,异地贷款业务受到限制,这对其扩展收入来源造成一定阻碍。与此同时,随着国有行、 股份行、城商行等金融机构业务逐步下沉,农商行也面临着更加剧烈的同业竞争。

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兼职研究员董希淼对向财经分析,银行上市不仅能够补充资本,增强资本实力,同时也能提升知名度,且引入外部约束机制后,能够更好的实现内部管理。

“在广东,佛山的金融资源相对丰富,金融服务需求多,尤其是银行的数量相对较多,适度的竞争是必要且正常的,有助于提升银行的绩效,推动银行以更优的价格更好的服务企业与个人。”董希淼说。

由于两家农商行的业务范围高度集中于同一区域,部分财务指标也出现了一致性。

比如,在业绩方面,两家农商行在2020年均有所下滑,其中,南海银行2020年营业收入下滑5.48%,净利润下滑9.1%;顺德银行营业收入下滑25.86%,净利润下滑27.11%。

而当年,A股10家上市农商行中,仅2家营收微跌,2家净利润下滑。

顺德银行在招股书中解释,业绩下滑是由于该行2020年对揭阳农商行及揭东农商行实施战略投资,购买了后者发起设立的不良资产信托受益权,并根据公允价值在当年一次性确认与财产信托受益权及回购安排相关的投资损益,产生投资损失20.54亿元,导致净利润有所下降。

南海银行2020年业绩下滑主要源于两项指标的大幅变动:一是2020年的信用减值损失几近翻倍,对此,南海银行解释主要是当年贷款减值损失增长较快,出于审慎考虑,增加了减值准备的计提力度;二是公允价值变动损益较2019年度减少1290.58%,南海银行称,2020年债券市场利率上升,导致债券公允价值下行幅度较大。

存贷款结构相似

在存贷款结构方面,两家农商行也比较相似,均呈现出公司贷款约占6成,个人贷款约占3成;公司存款约占3成,个人存款约占6成的格局。

具体来看,在贷款业务中,顺德银行的企业贷款客户主要集中于制造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房地产业和批发零售业;南海银行的企业贷款客户也主要集中于制造业、批发零售业、房地产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等。

其中,在房地产企业贷款方面,顺德银行的房地产业企业贷款余额增幅较大,从2019年的117.50亿元增长至报告期末的153.79亿元,占企业贷款的比重为12.56%。报告期末,南海银行的房地产业企业贷款余额为124.24亿元,占比14.27%。

另外,两家农商行的个人住房贷款业务规模都在逐年上升,顺德银行的个人住房贷款占个人贷款总额1/3左右,南海银行占1/2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顺德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增速较快,2021年底为19.72亿元,截至2022年6月30日,已经增长到29.99亿元,增加52.07%。对此,顺德银行称,2022年上半年新增个别大型集团系列不良贷款,涉及金额8亿元,该集团企业受行业政策调整,叠加新冠疫情爆发以及经济下行带来的压力,出现融资困难和投资款回笼慢的状况,导致债务违约。

总体来看,南海银行的零售业务收入在逐年下滑,收缩明显。同期,金融市场业务上升较快,公司业务较为稳定;顺德银行的公司业务在2020年短暂回调后迅速回升,零售业务于2021年出现负增长,但今年上半年回升态势较好,与南海银行不同的是,顺德银行的金融市场业务在逐步下滑。

在招股书中,顺德银行将南海银行列为可比银行之一,但披露的南海银行部分数据与南海银行自身披露的数据存在多处不同。

比如,顺德银行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1年,南海银行平均员工薪酬为36.92万元、34.27万元、36.29万元;而南海银行自己披露的人均薪酬数据为26.61万元、26.19万元、27.91万元。

顺德银行招股书显示,南海银行2021年的成本收入比为32.96%,而南海银行自己披露的数据是33.14%。

股票代码 股票名称 诊股
    • 上汽集团
      诊断评分: 80.67
      短线操作机会,注意快进快出。
    • 福田汽车
      诊断评分: 78.00
      短线操作机会,注意快进快出。
    • 浦东建设
      诊断评分: 79.33
      短期内注意主力资金出逃,建议低仓少操作。
    • 汉马科技
      诊断评分: 78.67
      短线操作机会,注意快进快出。
    • 赛力斯
      诊断评分: 79.00
      短线操作机会,注意快进快出。